特殊行動第34-36集劇情介紹_劇情吧

来源:人气:0更新:2021-07-11

劇情吧 時間:2015-05-13 21:33:16

特殊行動第34集劇情介紹

迷途知返 韓雨萍遭磨難認清紀日輝

韓雨萍被迫無奈再次來到黃連喜的藏身之地完成紀日輝交給自己的任務,黃連喜本就對韓雨萍心懷不軌,看韓雨萍似有些不舒服,沒能立即脫身,就不顧韓雨萍的反抗強暴了她。事後韓雨萍回到紀日輝的住處,發現紀日輝還在房間里睡覺,傷心欲絕的韓雨萍哭着讓紀日輝給自己報仇,紀日輝也表現的很是憤怒,不顧韓雨萍的哭喊獨自跑了出去。遭受了巨大創傷的韓雨萍這時才想起媽媽和姐姐,她跑去公安局見了姐姐韓雨蓮,韓雨蓮見她驚慌失措的樣子以為是被紀日輝欺負了就跟她說自己和佟汗青早就知道她跟紀日輝的事,她這次去找紀日輝自己還以為她不會回來了。韓雨萍聽到姐姐說早就知道自己和紀日輝的事十分震驚,她告訴姐姐自己懷了紀日輝的孩子現在才明白紀日輝只是利用自己,隨後向韓雨蓮說了自己一直以來替紀日輝做過的事。韓雨蓮聽說她懷孕了頓時覺得恨鐵不成鋼,她趁機勸韓雨萍戴罪立功配合公安局的行動。接連的打擊已經讓她醒悟過來,她答應幫助姐姐,於是韓雨蓮就帶韓雨萍去見了佟汗青。

郎仁傑收到佟汗青借江立鼎的名義發來的電報,電報上建議佟長纓派到刁衡義的身邊督促其完成屠龍行動。郎仁傑沒有絲毫的懷疑,覺得這是江立鼎要擠走佟長纓獨掌祥雲峰的大權。雖然如此,但他覺得江立鼎是自己的同學,而且佟長纓去刁衡義身邊有利而無弊,就答應了這個建議。他接到毛人鳳的電話知道毛澤東就快要回來了,時間緊迫,他命手下分別給除了紀日輝以外的其他特務都發了電報督促其做好準備。

韓雨萍帶着韓雨蓮、塔雲飛等人去了紀日輝居住的地方,卻發現紀日輝並沒有回來。韓雨蓮讓韓雨萍在屋裡等紀日輝,不要暴露自己,她先回公安局向佟汗青彙報。佟汗青知道韓雨蓮跟韓雨萍回了紀日輝的住處責怪她太心急,不顧自身安危。韓雨蓮表示自己只是太着急想通過紀日輝蕭麗凰好為凱軒報仇,佟汗青則覺得蕭麗凰一直跟在郎仁傑身邊,也很狡猾她應該不會告訴紀日輝自己的住處。

韓雨萍一直在家裡等待紀日輝還為他準備了好酒好菜,晚上紀日輝回來後看到韓雨萍並未哭鬧,他有些疑惑。韓雨萍則跟紀日輝說自己已經想明白了,自己現在只能依靠他,知道刺殺成功後他一定會為自己報仇,紀日輝這才相信韓雨萍。韓雨萍趁機問了紀日輝的行動方案,紀日輝不疑有他向韓雨萍一一說明,並保證事成後定會讓韓雨萍和孩子過上好日子。紀日輝喝醉睡下後,韓雨萍看着躺在身邊的男人覺得他是如此的陌生和自私,她趁紀日輝熟睡拿了他的密碼本交給了在附近蹲守的韓雨蓮。韓雨蓮讓塔雲飛把密碼本的內容一一拍攝下來,送走韓雨萍後韓雨蓮把拍攝的密碼拿回了公安局,但密碼並不完全還是無法破譯蕭麗凰和紀日輝的往來電報內容。佟汗青已經得知了紀日輝所說的四套方案,覺得蕭麗凰肯定是正打北京西直門火車站的主意,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抓住蕭麗凰,韓雨蓮深以為然,立即趕往西直門火車站希望能有所收穫。

蕭麗凰借表哥認識了北京西直門火車站的副站長郎春,她打算等毛澤東下火車的時候動手,但是她並沒有立刻郎春說了自己的計劃,蕭麗凰覺得還不到時候,現在只是先跟郎春搭上線,有郎春的兩個孩子作威脅,不怕他不為自己賣命。

特殊行動第35集劇情介紹

孤身犯險 華長河隨彭來峰去見刁衡義

彭來峰收到郎仁傑的電報知道毛澤東三日內就要回國,而且特派員66號也要到長春來,他十分高興,覺得自己會成為當代的荊軻,勢必完成郎仁傑交代的任務。又想到他的行動方案,他覺得有必要再對華長河進行一次考察。華長河知道彭來峰還會去找自己,就趕回了家,在家附近碰到了彭來峰,他把彭來峰請到屋裡,對彭來峰講自己最近手氣很不好,輸了很多錢,問彭來峰什麼時候可以行動具體方案是什麼,彭來峰則說一切行動聽刁衡義的派遣。聽罷華長河覺得應該將一下彭來峰,就把彭來峰之前給他的兩塊金條還給了他,表示既然彭來峰不信任他,他也決定不在幫彭來峰,自己要踏踏實實在火車站工作,說著就要趕彭來峰出去。彭來峰見華長河真的生氣着急了,才算相信他。他安撫華長河說他已電告郎仁傑任華長河為自己的少校副官,華長河一聽十分高興,乘機要求彭來峰帶自己見刁衡義,彭來峰告訴他過兩天特派員就回到長春,到時候自己和刁衡義會去見她讓華長河跟着一起去,彭來峰隨後就把自己的行動方案都告訴了華長河。

刁衡義收到郎仁傑的電報知道特派員晚上就會過來準備去長春接待,而手下閻霖覺得長春是彭來峰的活動地點,如果在長春接待,會讓彭來峰搶了功勞,建議一起在吉林見面。於是刁衡義讓人電告彭來峰讓他連夜趕到自己的地盤接待特派員,又讓手下都彙集到流泉洞準備接待特派員。彭來峰收到刁衡義的電報後覺得很奇怪,為什麼沒有按原計劃在長春見面反而要跑到吉林,不過他一想到刁衡義在吉林也就沒有意見。他去找華長河準備帶華長河和扈彪一起連夜趕,華長河也沒想到事情突變,他推說自己還有夜班需要去火車站跟同事換個班把消息傳遞了出去。

佟長纓聽到彙報後覺得不可思議,她對佟汗青說這不太正常,擔心華長河孤身一人前去會有危險十分着急。佟汗青分析彭來峰帶華長河去見刁衡義肯定是一起商議怎麼接待特派員,事情不會有假。他讓佟長纓給刁衡義發電報詢問接待的情況,刁衡義回電稱自己生病不能親自來長春接待,讓閻霖來接特派員到吉林。這完全打亂了之前準備在長春抓獲刁衡義的計劃,佟長纓覺得是不是應該嚴厲要求刁衡義來長春,佟汗青認為刁衡義的理由也成立,如果硬讓他來恐會引起生疑。佟長纓建議改變原來的計劃,由她和孫力跟閻霖去見刁衡義,同時讓人跟着自己,到時候裡應外合將他們一網打盡,佟汗青覺得可行,就派塔雲飛和喬玉龍跟着一同前往。

坐在車上的華長河覺得彭來峰給自己來了個突然襲擊,他還來不及跟組織彙報商量對策,事已至此也只能涉險前往刁衡義的老窩。一夜的顛簸華長河終於見到了刁衡義,彭來峰剛把華長河介紹給刁衡義,刁衡義就命人把華長河綁了起來,但並未在華長河身上搜到什麼。刁衡義一上來就懷疑華長河是共產黨,而華長河則表示自己跟彭來峰是同學,是彭來峰找自己幫忙,自己根本不是共產黨,彭來峰也連忙表示相信華長河。華長河表示刁衡義只是在試探自己並不相信自己是共產黨,他還指望自己給他立功,刁衡義聽後立刻命人要殺了華長河被彭來峰攔住,華長河臨危不懼的表現終於贏得了刁衡義的信任。

毛澤東回國的時間就要到了,這可能是刺殺的最後一次機會,郎仁傑在臺灣也是如坐針氈,郎仁傑覺得是時候在不驚動毛人鳳的前提下啟用“夜貓”了。“夜貓”是戴笠給手下岳英起的代號,早在來臺灣之前戴笠就安排岳英去延安打入共產黨內部取得他們的信任,他要岳英在關鍵時候給予共產黨致命一擊,而這個計劃只有戴笠和郎仁傑兩個人知道,郎仁傑覺得現在就是關鍵時候,是時候啟用他了。

刁衡義讓手下安頓好彭來峰和華長河,彭來峰一想到華長河剛剛差點死在刁衡義的手下,就不由自主的想起自己的初戀女孩佟長纓,這個讓他一輩子都難以忘懷的女孩總讓他有點心痛。是華長河從他身邊搶走的,但是現在他卻顧不上記恨華長河,他還需要華長河幫自己完成郎仁傑交代的任務。想起當初從母親那裡拿財寶時對母親說過的話,他覺得自己就要實現出人頭地的夢想了。

特殊行動第36集劇情介紹

英勇就義 華長河為了革命事業死在佟長纓搶下

佟長纓按計劃帶着孫力、塔雲飛、喬玉龍和閻霖接了頭,閻霖帶着他們到山裡去見刁衡義。華長河已經取得了刁衡義的信任,刁衡義帶着華長河和彭來峰等人與手下眾兄弟集合在流泉洞準備見佟長纓。彭來峰一見特派員是佟長纓十分驚喜,他熱情的和佟長纓打招呼,但佟長纓對他依然很冷淡,這讓彭來峰很不舒服。佟長纓對華長河也是禮貌性的打個招呼,華長河表示自己現在是彭來峰的副官,佟長纓對此不置可否。這時彭來峰發現了塔雲飛和喬玉龍,在北京王尊找喬玉龍幫忙最後被共產黨抓獲時他就見過二人,他立刻就指出佟長纓是共產黨,並向刁衡義說明瞭自己曾見過喬玉龍和塔雲飛的過程。塔雲飛不承認,佟長纓則反說彭來峰投靠了共產黨,是彭來峰出賣了自己的父親,才導致父親犧牲,而自己的父親在郎仁傑身邊工作了七年,後來父親為刺殺毛澤東犧牲,郎仁傑才收自己為義女,讓自己用父親之前用過的代號66號執行任務。華長河為了擺脫嫌疑力挺彭來峰不可能是共產黨。

雷達帶着公安局眾人在佟長纓上山後,緊跟着上了山,山上的土匪都在洞內見佟長纓,所以雷達很容易就包圍了流泉洞,並向洞中喊話勸降。

就在雙方還在爭論時,有手下來報,共產黨已經攻上山來了。刁衡義十分驚慌下令洞中手下抵抗,刁衡義覺得肯定是洞中的這些人泄露了流泉洞的位置,他想到自己的手下曾見過華長河偷偷到彭母家裡詢問彭來峰的情況,刁衡義再次對華長河的身份產生懷疑。刁衡義先是質問佟長纓是不是她把共產黨,佟長纓否認說是彭來峰引上來的。這時華長河給刁衡義出主意綁了佟長纓做人質,刁衡義見華長河急了又把槍對準了華長河,彭來峰給華長河說情而華長河為了保護佟長纓則承認自己和彭來峰是共產黨,還讓刁衡義投降否則山上眾人和特派員都活不成。這時彭來峰才明白華長河和佟長纓都是共產黨,他告訴刁衡義二人大學時就是戀人現在肯定也是一伙的。刁衡義還在試探佟長纓,他讓佟長纓殺了華長河,佟長纓則說自己是郎仁傑的特派員不能執行槍決任務,刁衡義則告訴她只有殺了華長河才能證明她不是共產黨。此時的華長河知道公安部隊已經到達山下,在這個緊急的時刻他不能在猶豫了,他必須做出決定他用特殊的方式向自己的戰友愛人佟長纓道別命令她向自己開槍。佟長纓看華長河決心已定,為了粉碎特務的陰謀她萬分不舍的向華長河開了槍。洞外共產黨的喊聲越發的近了,在刁衡義放鬆了對佟長纓警惕準備帶他們撤離時,佟長纓帶人控制住了洞內眾人,佟長纓率先開槍打死了彭來峰。刁衡義看自己上當了,共產黨馬上也要攻上來了,知道自己大勢已去,就開槍自殺了。隨後塔雲飛命刁衡義的手下副官去給洞外土匪傳話就說刁衡義命人放棄抵抗,流泉洞的土匪都已得到了控制。

郎仁傑收到佟長纓發來的電報說已經順利與刁衡義接頭,郎仁傑看後大喜過望,覺得佟長纓是自己鍛造的一把利劍,他要把這把利劍插到佟汗青的胸口,想到此他十分得意。

華長河被送往醫院,但是並沒有搶救過來,華父到醫院看到兒子已死十分悲痛。佟長纓更是悲痛不能自抑,她一直愛着華長河曾夢想和他結婚生子,但現在都破碎了。

本文系劇情吧原創,未經許可請勿轉載!轉載許可

相关剧情